馬步芳的獨子 22歲當上了司令員 晚年向汶川災區捐款5000美元

2008年7月2日《民族日報》報道:“遠離沙特的臺灣華僑馬繼元先生得知地震災情後,憂心忡忡,迅速向家鄉匯款5000美元,向災區人民轉達問候。”

出身軍閥世家,父親是西北四馬之一

現在熟悉他的馬繼元,相信不是特別多,但如果提到他的父親馬步芳,相信大家都知道,馬步芳就是當年滅標軍的劊子手。

馬步芳是民國時期西北軍閥馬家軍的重要人物。與馬、馬宏斌、馬宏奎並稱“西北四馬”。

大軍閥馬步芳也被稱為“地方皇帝”。他嗜血、暴戾、無恥,家族統治青海40年。

當時有人唱道:“老虎上山,狼下山,不如馬步芳兇猛。”

西北四馬,馬步芳最狠,馬步芳最反動,馬步芳最恨紅軍。在以紅五軍團長董振堂為代表的河西走廊,有多少紅軍戰士死在馬步芳手裡。

馬繼元是馬步芳的獨子,馬步芳生於1921年,是典型的二代官員。

從小接受高等教育,22歲成為軍長

馬繼元是一個天生金鑰匙的富二代。馬步芳懵懂無知,卻給了兒子最好的教育,馬繼元成了馬步芳中學歷最高的一個。

讀完高中,去中央軍校軍訓班鍍金。

他一手拿著文憑,一手拿著軍職。

在別人眼裡,兩者很難兼得,但他同時得到了馬繼元。這也是因為他父親是馬步芳。馬繼元在軍校鍍金,但他擔任軍隊職務。

作為青海軍閥馬步芳的唯一繼承人,馬步芳非常重視培養馬繼元。在軍事教育方面,他還聘請了著名的教師授課。

在父親的“培養”下,馬繼元14歲時被南京政府任命為上校的參謀長。17歲時,他被任命為少將準將。20歲時,他被調到少將第82軍任副司令員。22歲時,他擔任第82集團軍司令。28歲晉升青海兵團中將師長。

馬繼元的成功離不開父親的幫助。不過,這個年輕人自己也很有能力。他曾經在陸軍大學將官班A級第一期任職學習,後來寫了一本書《我的軍事思考》。

82軍是馬步芳的鎮守力量,也是他們父子的私人武裝。所以,馬步芳當然會讓兒子當副手。1943年,馬步芳正式將將軍的權力移交給兒子馬繼元。

那一年,馬繼元才22歲。22歲當指揮官是非常難得的。不過畢竟馬繼元這個軍長不是自己打出來的,而是有水分的。

1949年5月後,馬繼元被任命為青海兵團總司令,後被任命為西北軍政辦公室主任,結合西北黨政軍的力量。在馬繼元的指導下,多次與解放軍對壘。

被解放軍擊敗,逃亡國外

面對解放軍的猛烈攻勢,馬繼元從一開始的剿滅敵人的囂張逐漸變得無能為力。蘭州之戰,他們的精銳幼馬徹底失守。

馬繼元被解放軍擊敗後,以“擅自離隊”為名被撤職。不久,馬繼元跟隨父親來到中國臺灣省。

到了臺灣後,馬步芳和馬繼元不再被重用。不久之後,父子倆選擇搬到沙特阿拉伯的麥加定居。

年老思鄉,汶川地震積極捐款

隨著時間的推移,在異國他鄉的馬繼元一天天老去。而他對家鄉的感情和思念也與日俱增。尤其是晚年,馬繼元最懷念的是家鄉的熱土。

馬繼元長期在異國他鄉漂泊,懷鄉無限。他也想回老家看看自己出生長大的土地。但他知道自己已經充滿了邪惡,他必須等待來世回到家鄉。

2008年,汶川發生地震,遠在沙特的馬繼元得知災情後憂心忡忡。不久,他積極捐款5000美元,向災區人民表示問候。捐款的時候。

馬繼元淚流滿面。他知道馬家軍在西北的雙手沾滿了紅軍烈士的鮮血,標明了道路,他對家鄉的虧欠太多了。

2012年2月27日,馬繼元因病在沙特去世,享年91歲。

小結

有人說,馬繼元捐的錢隻是他當初繳獲的九根牛一毛,但不可否認,他的確有悔過之心。人都會犯錯,但改正永遠不會太遲。

參考: 《民族日報》

圖片來自網絡。如有侵權,請聯系刪除!